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
陈老师好!请您看看,我在SPSS中做的调节效应是不是对?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4-6 11:40:53
陈老师好!
以学习成效为因变量,学习投入为自变量,观察不同职业心态群体影响下的效果。
1.先做层次回归(
职业心态、学习成效、学习投入均为连续变量,做了中心化处理),得到表【见附件】:
从这两张表可知,学习投入与职业心态的交互效应显著(p=.033.05),ΔR2=.010,有很大更改。从参数估计的结果也可以看出交互作用项的t检验显著(t=-2.156p.05)。此一结果显示,职业心态和学习投入会彼此调节对学习成效的影响。本文以职业心态为调节变量,结论为:职业心态对学习投入与学习成效的解释具有调节效应,不同职业心态的教师,学习投入对学习成效的影响程度不同。
2.做分组回归【
职业心态转化为类别变量(命名为乐业者、敬业者、混业者,每个样本只在某一组内),学习成效、学习投入为连续变量,做了中心化处理】,事后的简单效果检验(分组回归),得到表【见附件】:
发现,在职业心态不同水准下,学习投入对学习成效的解释力不同。对于敬业者来说,学习投入能解释学习成效变异量的85.4%,对乐业者而言有36.6%,对混业者来说有28.5%。三者的解释力分别为乐业的β=.617(t=5.253,p<.001),敬业的β=.927(t=13.73,p<.001)与混业的β=.557(t=3.545,p≤.001)。
具体说来向陈老师请教问题有:
1.以上的做法流程对吗?有什么不可之处?
2.结论站得住脚吗?
3.如果不是调节效应,改怎么上述数据改怎么解释?
4.常量p值大于0.05,对结论有影响吗?

我是菜鸟,请多指正。谢谢!


请您看看我做的调节效应对不对.pdf

466.75 KB, 下载次数: 51

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
发表于 2018-4-6 11:47:21
此之前我还做了做单因素方差分析,结果显示不同职业心态者在学习投入和学习成效间均存在显著差异,事后比较(Scheffe)发现:
1.就学习投入因变量而言,乐业者群体显著高于敬业者群体和混业者群体;敬业者群体显著高于混业者群体。
2.就学习成效因变量而言,乐业者群体显著高于敬业者群体和混业者群体;敬业者群体显著高于混业者群体。
请教,此两条与上面的内容有冲突矛盾之处吗?
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支持 反对
发表于 2018-4-7 07:48:42
首先,去中心化处理一般针对自变量和调节变量而言;
其次,上述中将职业心态连续变量转化为分类变量的过程中,未考虑【display】分类划分的分割点变化是否会影响结果的稳定性,从你后续单因素方差分析的结果来看,学习成效在职业心态这个分类变量上存在显著差异。而你开始的交互效应分析时检验的却是连续变量,前后不一致。建议你要么一直以职业心态的连续变量或分类变量形式作为研究,层次回归或分组回归做一个就行。
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支持 反对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 
QQ在线咨询